2024年6月23日

  哈兰德独中五球——欧冠历史上,第三次单人单场五球:此前是2012年巴萨的梅西,2014年顿涅茨克的阿德里亚诺。

  本来2022年秋冬当者披靡的哈兰德,进入2023年,经历了——以他的高标准而言——两小波进球荒:

  1月有三场没进球;1月下旬到对莱比锡第一回合共计六场比赛,他只进了一球。

  对他这种残酷无情的进球机器而言,这就算进球荒了;加上曼城联赛至今还是没追上阿森纳,上个月,英国有好些位窃窃私语:

  按数据,有了哈兰德后,曼城的推进速度、地面传递、控球比率,都比上赛季下降。

  也不奇怪:上季曼城打得最顺滑的套路,是433配个假9号:福登也好,热苏斯也好,都能牵扯,德布劳内、马赫雷斯、格雷利什们有穿插空间。

  本季哈兰德这样的巨型终结者在场,进球如麻,但曼城的空间和速度,自然就没那么舒适了。

  曼城对莱比锡第一回合,莱比锡中路堆人,重点对付哈兰德,于是两边闷成了1比1。

  倒不是哈兰德忽然开窍了——他这种到哪儿一到队就砍瓜切菜的终结者,在进球嗅觉上就没懵懂过——更像是曼城围绕他的套路,打开了。

  左路阿克大幅度插上和格雷利什堆叠,哈兰德上半场也经常套边帮忙,还有个左肋反越位前插险些得手,逼迫莱比锡在右路堆人。

  曼城中路罗德里多次插上做横传调度:曼城右边有斯通斯帮衬,中路有京多安帮忙,于是德布劳内今天异常灵活:

  他和B席在中路和右路走位,狡猾多变,没事就躲到右边去接球:莱比锡有点尴尬,没法扩,只好任曼城两边路穿插。

  曼城首开纪录,是罗德里角球抢点,逼迫莱比锡犯规,造了点球。这球的妙处在于:

  哈兰德作为曼城第一抢点威胁,前点跑位,牵走了莱比锡的后卫;罗德里于是后点争顶得手。

  曼城第二球,是德布劳内远射打中门梁,哈兰德补进,看似是捡了个钱包,但有前因。

  莱比锡开球到前场,被曼城直接争到球权快速反击;哈兰德回撤抢落点,仰仗巨大身躯将球敲给德布劳内,自己前插撑开空间;德布劳内于是远射中梁,哈兰德补进。

  之后哈兰德上演帽子戏法,3比0,比赛到此其实已经结束了;然后是下半场京多安进球:

  又是曼城快速传到前场,哈兰德接应回敲京多安,自己前插;京多安给左路格雷利什,自己前插,接格雷利什传球;此时哈兰德后点飘动,莱比锡后卫线有点迟疑,京多安自己拿球射门,4比0。

  之后莱比锡兵败如山倒,哈兰德抢点再进两球,踢到57分钟已进5球,之后被换下去了。

  今天他表现非凡的所在,是回应了曼城的努力:曼城打开两边给他扯开空间,而他在第二个进球和第四个进球中,都很好地扮演了支点角色;还不算罗德里制造第一个点球时,哈兰德的前点牵扯。

  如上所述,曼城第二球是哈兰德接应、德布劳内远射中梁、哈兰德补进;哈兰德下场后,阿尔瓦雷斯开始做这个牵扯活。

  总计曼城七球中,第二、第四和第七球都是“两边拉开→快速推进→中锋牵人→京多安/德布劳内轰门”。很美好的配合。

  哈兰德进了五球,以及,63分钟内触球多到30次——本季英超,他每90分钟触球24次。

  莱比锡今天试图打快,但维尔纳在前场拿不住球;曼城反而因此把莱比锡给打了——比如第二球莱比锡开门球试图反击,前场没争到顶,被曼城还了一个反击,哈兰德作为支点+终结者进球。

  上个月英国媒体老几位念叨的空间和速度问题,至少在今天,是曼城赢球的关键。

  题外话:刚也说到了,欧冠历史上单人单场五球的,2012年梅西,2014年阿德里亚诺,今天的哈兰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