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23日

  在武汉长江队解散后,中超的处境较为尴尬,想要维持18支球队的规模似乎既难又并不难,难的是一旦打开递补的口子会否有多支中超球队必须要按照严格的准入制度卡死,从而令目前仍处于欠薪状态的球队受到处罚而被降级?简单的是,一股脑的放水递补在不考虑球队水平的情况下,凑出18支球队也没有问题。

  按照目前中国足协的规定,3月3日将会是俱乐部准入资格的“死线”,各俱乐部必须清偿所有历史欠薪,并支付拖欠的违纪罚金。不过根据不少媒体报道,目前很多递交了工资确认表的俱乐部也并非完全解决了欠薪问题,而是让球员放弃了过去的薪金,从而保证球队能够平稳度过准入资格的审核。大胆推论的话,这样的“免薪”办法绝非首次,虽然是从2020年开始中超爆出大面积的欠薪问题,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相当多的问题在“金元时代”和疫情影响下暴露出来,也让中国球迷被中国足球的各种问题影响得丧失了对中超乃至国足的期待,这无疑是任何一个热爱中国足球的人所不愿意见到的,然而面对种种困难,中国足协的处理办法仍显得有待商榷甚至备受争议,如今“李铁”案仍在进行中,谁也不知道中国足球这“水”到底有多深……

  一个国家足球水平的高低绝非有多少归化球员或者多少重金引进的外援明星,而是顶级联赛的比赛水平和球员们对于荣誉的追求,以去年中超为例,很难说这应该是中国顶级足球联赛的水平,恐怕都不及德乙等足球强国的乙级联赛水平,而青训和梯队建设的严重缺陷无疑是中国足球前进的绊脚石,在“金元十年”中“造不如买”的大环境影响下,多支俱乐部自废武功选择放弃梯队建设,而这也逐渐影响到了中国足球的发展,优秀球员的年龄断层已经逐渐显露,如此下去,中超只能继续走低,毕竟任何联赛本土球员才是一个国家顶级联赛能否精彩的必要保障。

  据媒体报道,中超赞助商要求中超必须保证16支球队参赛,刨去已经解散的武汉长江队,目前悬在生死边缘的球队依旧很多,其中沧州雄狮、广州城、深圳队最具代表性,而根据此前的统计,中超目前仍有欠薪问题的球队有7支之多,一旦准入资格严格卡死,那么从甲级递补就成了唯一手段。3月3日方知生死,但一旦大量甲级队伍递补,按照中超暂定的4月中旬开赛,留给这些甲级球队一个月的时间招兵买马强壮队伍是否来得及?而一旦缺少人员他们如何面对中超球队的攻势,一面倒的比赛是否是球迷愿意看到的?这一切也只能等到中超消息落定的时候才能知道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